内黄县伟哥中文网

商丘市买卖房子

资料图

原标题:校园快递最后一公里的尴尬和机遇

2015年岁末,湘潭大学几名法学研究生以不送件上门为由将快递公司告上法庭,要求对方赔礼道歉并赔偿两元的交通费。他们认为,根据《快递市场管理办法》规定,企业应当将快件(邮件)投递到约定的收件地址和收件人或者收件人指定的代收人。快递公司应当将快递送到快递单上的指定地点才算完成合同,否则就是违约。

消息一经传出,立马引发舆论关注。校园快递的最后一公里派送连同当下快递的种种弊病,再一次成为大学校园里吐槽和热议的对象。

近期,中国高校传媒联盟面向全国100所高校的大学生发放问卷,调查结果显示,25.84%的学生需在校园外领取快递。在校园内取快递的同学中,在快递分发点领取的占81.2%,可以收到送上门的快递的占6.74%。鲜有快递直接送到快递单上的收货地点,已经成为校园常态。

如何解决校园快递流通的最后一公里,已经成为高校学生群体的共同期盼。

取快递需长途奔波还得排长队

“同学你好,请在18点前凭取货号到侧门领取您的圆通包裹。”下午5点30分,刚到图书馆的张城就接到了取快递的短信。

他已经不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了。半年前,学校规范校园管理,学校里几家快递网点被迁除。从那以后,张城每次取快递都要跑到1公里外的学生超市或校园广场,来回需要半个小时。

“取不到”也是张城的一种烦恼,如果没有按时到快递员规定的地方领取快递,就要等下次派送。

张城的学校位于贵阳市花溪大学城,在这座投入使用不到5年的大学城里,容纳着十多万名学生。这里有十来家快递公司,每天有上万快件流通。

“通常快递公司会把快件放到学校商铺的寄存处,或者在学校周边找个地方集中堆放,通过短信或电话通知学生领取。”张城盘点着校园里常见的派送方式。

在南开大学校园里,“菜鸟驿站”的负责人表示,自己买下了中通、申通、圆通、韵达4家公司在南开大学的派送权。在学校规范管理前,他们会在食堂门口的空地搭建临时帐篷,堆放快递。

每天中午是学生取快递的高峰期,学生分为2到4队同时进行取件,每队多时可达20人。学生凭号取件,最长需排队15分钟。为了维护校园交通秩序,学校保卫处数次要求将占地面积缩小到20平方米以内或分散摊点派送,在与“菜鸟驿站”商量无果后,后者决定租赁两间平房作为派送点。

“能在校园内取快递已经是太幸福的事,我们有段时间都要到校外,还要乘公交车或者打‘黑车’。”就读于天津某职业院校的杨颖不无抱怨。

据杨颖介绍,自己的学校在一所教育园区内,有段时间以清除校园安全隐患为由,禁止快递车辆出入,学生需到校园外3公里的地方领取快件。一时间,学校论坛、贴吧讨论得热火朝天。“街边堆的都是快件,学生就围在那里找,这样就安全吗?” 

安全和成本成快递进校园两大障碍

在北京海淀区,中通快递员郝阳一家人承包了某高校的快递分包点。为了能进入校园进行配送,他向学校的一个第三方平台缴纳了费用。在学校提供的空地上,他和其他几家快递分摊费用,搭了棚子,并自费购置4排4米长5层高的架子用于摆放快件。

据他介绍,2015年每天的派件量有一二千件,“双11”时达到3000件。郝阳说,他们派送一件快递可以得到0.9元,去掉通讯费用和其他费用,每件大概能赚0.7元。“如果每个人一天送100件,我们需要20个人才能送完。其他学校和快递公司也不这么干啊”。

南开大学“菜鸟驿站”的负责人王鹏表示,目前他们承担了南开六成运货量,运货量每天维持在1700件左右。如果做到小规模、多设点分发快递,需要至少增加3辆快递车和3个配送员,“成本太高,基本上等于赔钱”。

从事快递物流行业3年的余泫江是一名京东派件员,在网络主页上,很多顾客对他的评价是,有耐心,脾气好。有些顾客还会选择使用模拟币送他礼物。

但他却在最近的校园派送中接连遭到投诉,对于出现这样的情况,余泫江也有苦衷。他表示,平时配送其他地址的快件,他都会把快件送到客户留下的地址,但校园快递行不通。有的学校保安不让进,只能把车停在门外等着学生自己过来取件。

“进学校也要收停车费,如果我们开车进校园就得自己承担停车费,1个月得好几百,公司不会给快递员报销这笔费用的。”余泫江描述的理由也是很多快递员派送快件时遇到的难题。

在笔者走访的多所高校中,有多位保安表示,“安全隐患”是将快递拒之门外的主要原因,“不仅是学校,现在很多小区、机关单位,不是也不让快递车辆进门吗?有些快递就是不规范,你从他的着装、车辆就能看出来。学校要保证学生的安全”。

代收送业务有商机却难成气候

一天,颜川在收到汇通的取件短信后便要到校外参加活动,于是他打开“帮范儿”微信服务号,输入姓名、电话、学号、快递公司以及取货码,提交了快递需求。

“帮范儿”是中国人民大学学生郑岩庆和同学于2015年9月开办的创业项目,“师兄师姐帮你取快递”是他们的宣传口号。随着快递数目的增多,“帮范儿”雇用了非本校学生专职送快递,目前已经累计送快递超过1万件。“帮范儿”的送货员会替学生代收快递,并且留下所有签收快递的清单。当代收快递成功后,收件人在微信中可以看到快递状态变为“已代领”。

“帮范儿”的雇员和公司签订了合同,如果快件丢失,将由送货员负责赔偿。营业3个月来,郑岩庆说他们只丢过两个快件,一个价值5元,一个80元,和收件人说明情况后都以稍高于原价的价格进行了赔偿。

在很多高校,一些“代送快递”“将快递送上门”的创业项目也因为快递配送的末端尴尬而兴起,这些团体在校园里负责为大学生领取快递,再将快递送到学生宿舍,向学生收取服务费作为代领快递的酬劳。

“您的方便就是我们的方便,我们为您省时间。”在张城的学校,一家由几个学生发起的校园快递打出了这样的服务广告,这家校园快递在校内与快递公司合作,提供送餐、校园快件的寄送服务,如需使用这样的服务,就向校园快递缴纳1至2元的服务费。

但在张城看来,他更愿找同学或室友代领。因为经常使用代领服务也是一笔不小的费用,学生团体尚未建立信誉保障体系,也是影响学生使用代收送快递服务的主要原因。

代收快递业务看上去红火,但在接受调查的大学生中,利用第三方代取快件的仅占6.82%。

智能快件箱能否成为化解尴尬的神器

在余泫江负责配送的贵州师范学院,圆通、申通、天天、韵达等近10家主流快递公司已经在学生超市或其他店面里安营扎寨,这些快递公司通过与校园商铺合作的方式开设网点。

大三学生陈尚刚承接了一家快递公司在学校的代理业务,每天接收快递公司送来的快件,简单分拣后再短信通知师生领取是快递网点的日常工作。陈尚刚算了一笔账,快递公司给他的工资和普通快递员一样,在他的快递代收点,代签一件快递的收入在0.5到1元之间,扣除运输费用、店面租金和人工工资,他每个月的实际收入不到3000元。

除了服务成本的制约,把快递送到每一个客户手中在陈尚看来是件难以完成的任务。学生时间不固定是原因之一,快件量大、底层快递网点利润低、主要靠规模带动利润等因素,也是羁绊校园快递最后一公里的顺畅。

为了打通“最后一公里”,多方都在努力着。在南开大学津南校区,校方设立了快递公共服务配送中心,同时在政府补贴下,安装了智能快件箱。

最近,张城的学校也开始安装智能快件箱——学生只需要输入系统自动发送的验证码就可以拿到自己的快递。

随着智能快件箱的普及,或许校园快递“最后一公里”的尴尬会被慢慢化解。但智能快件箱到底能否成为解决尴尬的神器,抑或滋生出新的校园难题,恐怕还得由时间给出答案。

(南开大学刘丽、南京大学李攀对本文亦有贡献)

商丘市买卖房子

最新文章
推荐内容